別把差異當回事
發布時間:2018-10-29    來源:網絡
【字體: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隨著二孩政策放開,越來越多的家庭迎來了第二個孩子。父母們開始更多地思考兩個孩子的相處以及平衡問題,網絡上關于此類話題的討論也前所未有地熱鬧起來。
  
  這個話題涉及很多方面,也很契合當前的實際。同一個家庭里兄弟姐妹間的同與不同看起來似乎與如何處理兩個孩子之間的矛盾沒有直接關系,卻是這個問題無法回避的一個側面。我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感受和體會,拋磚引玉,希望對大家解決具體問題有幫助。我始終相信,解決問題的基礎是了解真相,越了解為什么,才越知道怎么辦。
  
  人們通常傾向于認為,同樣的家庭、同樣的父母、同樣的養育,子女的性格應該差不多。比較常見的情況是,如果誰家出了一個“敗家子”,街坊鄰里就會說:“這孩子一點都不像他們家的孩子,他哥(弟/姐/妹)就不這樣。”同一個家庭的不同孩子如果有差別,人們常常歸為天性使然。果真如此的話,同卵雙胞胎連遺傳基因都一樣,內因外因都統一了,還有什么理由不一樣呢?
  
  正好,我家有一對同卵雙胞胎。關于他們的同與不同,我在陪伴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有過很多觀察和思考。這世間的很多問題,表象不同,但背后的道理是相通的。我所遇到的同與不同的對比問題,其實并不是雙胞胎特有的,只不過對雙胞胎來說顯得更為突出而已。對于兄弟姐妹先后到來的多子女家庭來說,同樣適用。
  
  因為是雙胞胎,很多對比從他們一出生就開始了。誰吃得多點,誰睡得安穩點,誰更愛哭,誰更難哄……充斥著生活的方方面面。這些年來我被周圍人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他倆像嗎?是啊,像還是不像呢?這樣的單選題,難度簡直可以上升到哲學層面了。說像吧,肯定能找到很多不像的地方。連樹葉都沒有兩片完全一樣的,何況是人呢?可是要說不像吧,他倆又的確有很多共同的特點。

  我不否認兄弟姐妹間先天的差異,也相信即使是同卵雙胞胎也會有先天的差異。但是有時候,孩子們先天的差異被夸大甚至濫用了。天性,常常為教育失敗背黑鍋。似乎只要孩子身上出現父母控制不了的缺點,要不就是其他人造成的(比如配偶、配偶的父母、自己的父母、老師、學校、不良伙伴、社會),要不就是運氣不好被老天爺硬性分配的,很少有人反思自己的養育方式與孩子這些缺點之間的關聯。
  
  我相信,同樣的環境不但會帶給孩子們擁有相似特質的機會,同時也會帶給孩子們擁有相異特質的機會。好比被養在同一個玻璃棚里的兩棵樹,如果其中一棵向左邊生長,那么另一棵為了在同一個環境中生存下去,必然會向右邊生長。同樣的環境、同樣的土壤,卻會造就兩棵不同外形的樹。
  
  對于同一個家庭里的孩子們來說也一樣。如果兄弟倆中的一個已經靠“跑得快”勝出了,另一個想在短期內超越他會比較困難,那么他自然會轉向不同領域吸引父母的目光、獲得父母的認可,比如“下棋好”。對于幼小的孩子來說,獲得父母的認可意義重大,每一個孩子天然就會努力去爭取。孩子們就像小樹,在同樣的環境里各自尋找著自己的伸展空間。所以,同樣的父母并不一定意味著同樣的子女。
  
  以上是從家庭宏觀環境這個角度去解釋孩子們的不同。具體到孩子們成長的微觀細節,這種名義上“同樣的環境”實際上也并不一樣。因為即使是一樣的父母也不會用完全一樣的方法對待不同的子女。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在一個個具體情景中,不同的子女會和父母形成不同的互動模式。這種互動日積月累地將孩子們之間原本可能細微的差距變得越來越大。比如,在極端情況下,本來只有10分的差距,最后可能會擴大到90分。
  
  這種互動是如何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擴大孩子們之間差異的呢?我讀到過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語言不是反映真實,語言是創造真實。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父母的肯定、夸獎、批評、貼標簽等評論性語言,用水滴石穿的力量改變著孩子們。這些評論性甚至是結論性的語言對拉開孩子們之間的差距“功不可沒”,成為在先天因素以外最重要的環境因素。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父母對其中一個孩子的評價和定義必然會對另一個孩子造成影響。比如,如果兩個孩子中的一個某次畫了一張不錯的畫,爸爸媽媽用比較夸張的語言夸獎了孩子。夸獎和鼓勵是好事,但多子女家庭的父母在這方面的確要面臨更多的兩難處境。因為另外那個孩子雖然沒被評論,卻免不了受到評論的影響——父母夸那一個夸得越用力,這一個感受到的壓力越大。下次他想畫畫的時候可能就會心生猶豫,甚至可能因為擔心自己畫不好、得不到父母的夸獎就放棄畫畫的嘗試。于是,這種一開始微小的甚至是偶然的差異,在一次次的互動中被人為地放大。最終,父母可能會認為是一個孩子天生喜歡畫畫、也畫得好,而另一個孩子天生就不喜歡畫畫、也畫不好。
  
  除了這種“靜態差異”,孩子們還會出現 “動態差異”。“動態差異”發生時,就仿佛兩個人對調了一樣,很有意思。拿我的兩個孩子來說,1歲以后,原本易養的那個變得更愛哭鬧,而原本難養的那個變得相對乖巧了;3歲以后,原本力量弱小的那個憑借溫和的人際交往方式交到更多朋友,成為兄弟倆的“外交代言人”,而原本力氣大、搶玩具占優勢的那個甘愿“退居二線”;6歲以后,原本飯量更大、體重身高一直占優勢的那個食欲減小,而原本個子小、體重輕的那個飯量大增,體重身高第一次超過了另外那個;9歲以后,原本挑剔敏感的那個變得更寬容、愛笑,而原本隨和的那個變得愛批評、易沖動……還有很多類似的變化。不變的是,他們從來沒有停止帶給我們驚喜。也許,隨著孩子們一天天長大,他們身上還可能發生更多這樣的“對調”、變化。至于他們有多少同、多少不同,最終又會成為什么樣的人,我會繼續靜靜地等待、陪伴,讓他們自己去體會、選擇。
  
  通過觀察孩子們這些變化,我體會到他們成長過程中的遺傳規律和環境影響此消彼長的關系,也更容易放下焦慮,更平和地看待他們的同與不同。其實,孩子們成長過程中的很多具體“問題”,放到更長的時間軸來看都不是問題。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常常發現,經歷過后回頭再看,那些曾經著過的急,都成了何苦、何必。至于孩子們到底有多少同、多少不同,多少來自遺傳、多少來自后天,都不重要。我只盡力做好一支幸福而感恩的生命之弓,飛向何方、飛多遠,都交給羽箭般的他們……
 
責任編輯:admin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南陽市教育局主辦 南陽市教育網絡管理中心技術維護
豫ICP備08104692號 網站標識碼 4113000029
站點統計:
银河世纪城新世界棋牌 秒速时时下载 河北时时网 天津十一选五 山东11选5前3直选遗漏 时时彩1010cp 实得娱乐城博彩 重庆时时真的么 天津11选五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22彩票软件